踏今循古 6處老台北的古建築風情(上)

1770

臺灣的地理位置介於歐亞大陸、日本與東南亞之間,是各國船隻的停泊與貨物轉運站,甚至,臺灣也被多個國家統治過,因此,臺灣的建築風格和洋並存。歲月更迭,依然存在的、已荒廢的……這些建築皆是臺灣歷史的最佳見證。

這一周,夯編要來介紹「臺北」的6處古建築,無論你是在臺北生活,或是單純來過臺北旅遊,行經這座城市的建築,別忘了停下腳步,側耳聆聽他們輕聲訴說,那些古色古香的歷史回憶。

上集要介紹的是──紀州庵西門紅樓撫台街洋樓

 

紀州庵 1908年建立

作家舒國治在《水城臺北》一書中,如此描述紀州庵:「君不見前幾年才因火焚而毀的同安街底(緊貼水源路)那一兩幢二層黑色木造日式樓閣房子,顯然六、七十年前建之於此,何嘗不畏於水淹,實是為了憑臨河岸眺賞水景之怡心悅目也。」

散文家王盛弘也在《十三座城市》記:「紀州庵是日據時代料理屋,原址原有八家,目前僅存一家,旁有民宅一戶,居住環境很簡陋;我透過鐵皮圍籬窺看建物內部,那態勢並非等著要維修,而根本就是放棄了,任其毀損、隳壞,好像不肖兒孫對待癱瘓老人家,只差沒有動手了結脆弱的生命跡象。」

這棟建築一路走來,默默地在同安街生活超過百年,「紀州庵」最早是日治時期的料理屋,看似平凡,卻見證當年螢橋地區的休閒文化,而鄰近河岸特殊地形風貌頗具代表性。最難能可貴的是,太平洋戰爭期間,紀州庵暫停營業,轉成安置傷患的場所。1945年日本戰敗後,紀州庵建物被台灣省政府接管作為公家宿舍,這也是小說家王文興在臺北成長的處所,日後,他以此場景寫出著名的《家變》一書。

紀州庵現貌並非原樣,1996年、1998年兩次大火,「紀州庵」本館及別館燒毀殆盡,使原本的日式建築只留下屋頂漏水、樑柱毀壞的「離屋」(現存古蹟)。2002年底,在多方人士的努力之下,以單純的保護老樹為使命,甚至將「紀州庵」及其周遭深厚的文學礦藏連結起。

2004年 1 月,台北市政府評定「紀州庵」為市定古蹟。這段凝聚社區意識的過程,成為民間力量推動市政發展的成功典範。2013 年 1 月,臺北市政府文化局開始紀州庵古蹟的修復工程,歷時一年餘,2014 年 5 月 25 日,「紀州庵」古蹟正式開幕。修復完成後的「紀州庵古蹟」,保有離屋原有料理屋使用的格局,室內五間分別為十二疊間的空間,合併為 60 疊約 30 坪榻榻米的大廣間(人數上限為 93 人),為國內少見的日式建築類型。

紀州庵被打造成文學人、藝文界、城南社區朋友匯聚的小天地,也開放給一般的大眾一同玩耍、散步、閒坐、慢讀或分享。

 

 

西門紅樓 1908年建立

1895年,台灣被日本統治,大量日籍移民遷入台北市,因此,台灣總督府將台北城西門周圍的空地規劃為日人居所。1907年,實施「市區改正」拆除台北城牆與西門,台灣總督府進一步委託建築師近藤十郎興建「西門市場」,取代原本的木造舊市場。

新市場分為本館、八角堂與外店,八角堂正是現在的「西門紅樓」,因其外觀為八角形,被當地日人居民稱為八角堂。1908年落成後,西門市場一直都是台北當地日本移民的主要消費市場。除了充當傳統菜市場的十字型西門市場外,八角堂的紅樓建築的一樓共8間小店舖也分別販賣休閒文教用品與西藥等用品,八角堂二樓則販售臺灣土產、明信片及日本土產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這座市場除了販售民生用品之外,亦設有餐飲店、玩具店、照相館等各式店鋪,完全能滿足民眾吃喝玩樂的各種需求。因此,西門市場不只成為艋舺與城內住民的休閒去處,甚至連大稻埕的居民都前來遊樂玩耍,儼然成為台北地區最受歡迎的商業區域。

1945年台灣進入中華民國時期,西門市場轉由新政府官方經營。1949年,移居台灣的上海商人陳惠文向政府承租八角堂,改名為「滬園劇場」,以表演京劇為主。1951年,陳惠文將滬園劇場改名為「紅樓書場」,表演內容也從京劇改成說書相聲。「紅樓」之名取自該建築的紅磚洋樓建築,也是為了配合說書的雅致別號。

2007年,更名為「西門紅樓」,屹立百年,從最初的傳統市場,這裡被改造為流行文創的基地之一。西門町充滿年輕人,是他們青春的一部分,然而,西門紅樓卻是承載著百年以來的青春記憶,為台灣記下了重要的歷史呢!

 

 

撫台街洋樓 1910年落成

走在延平南路,絕對會第一眼就被這棟洋樓深深吸引,他小巧典雅,就像童話故事裡精緻的娃娃屋,在現代的建築之間,有著遺世而獨立的氣質。然而,細看他的石牆,不難發現佈滿歷史的痕跡。

「撫台街洋樓」比起眾多古建築,最獨特的就是他的建築結構──石木混建、陡斜屋頂、屋頂突出的老虎窗型式與石造拱廊柱,騎樓天花板則是木材拼組圖案,他的左右並沒有相鄰連接的建築物,有別於一般常見的連棟式街屋建築。

那麼,這棟建築到底有什麼精彩的歷史呢?

日治初期,日人進佔台北城時,與城民爆發多次衝突,台北城的石牆受戰火波及而坍塌、傾圮,入城後,日人大肆拆除清代街坊,並且將拆除後的石塊蒐集起來,拿去興建歐式店舖,而「撫台街洋樓」正是其中一棟,也是延平南路上僅存的一棟。

「撫台街」的由來,是因為台灣割讓前,劉銘傳任台灣巡撫期間,曾在現今延平南路與武昌街口,設巡撫衙門,故延平南路舊稱為「撫台街」,所以位在延平南路上的這棟洋樓就被後世冠上「撫台街洋樓」。

撫台街洋樓歷盡千辛,台灣光復後,從警備總部的諮詢案情室,又被改成警備總部軍法室人員的宿舍,解嚴後,警備總部解散,撫台街洋樓轉為安置國防部退休軍眷的住所。然而,這十幾年來,住戶一一搬走,精緻的洋樓成了雜草叢生的廢棄地,昔日的光芒完全黯然失色。

1997年底撫台街洋樓正式定為市定古蹟,卻在2002年,被一把無名火波及、將之幾乎燒盡,僅存一樓的石頭建築,幸好,石頭燒不壞,珍貴的「唭哩岸石」都留下來了。2007年修復之後,撫臺街洋樓依然維持雅致的風貌。

回顧其身世的坎坷,半廢棄的老建築,曾被視為當地的毒瘤,在在見證了台北城的興衰,幸好在多方人士的奔走下,撫臺街洋樓重現風華,下次行經此地,別忘了對他說聲:「辛苦了!」

 

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 – – – – –

上集在此告一段落囉!

都市更新不斷地進行,這些古建築能被妥善保存實屬不易,無論您是在台北居住、或是單純遊玩,有時間常到這些古建築走走,尋找那些百年累積的歷史記憶吧!

發表回應